<th id="k8lmx"></th>
<strike id="k8lmx"></strike>
<th id="k8lmx"><video id="k8lmx"></video></th><span id="k8lmx"><video id="k8lmx"></video></span>
<span id="k8lmx"><video id="k8lmx"><ruby id="k8lmx"></ruby></video></span>
<th id="k8lmx"><video id="k8lmx"></video></th>
<span id="k8lmx"></span>
<span id="k8lmx"><video id="k8lmx"></video></span>
<strike id="k8lmx"><video id="k8lmx"></video></strike>
<span id="k8lmx"></span>
<th id="k8lmx"></th>
<th id="k8lmx"><video id="k8lmx"><span id="k8lmx"></span></video></th>
<th id="k8lmx"></th>
<th id="k8lmx"></th>
<th id="k8lmx"></th>
<span id="k8lmx"><noframes id="k8lmx">
<del id="k8lmx"><i id="k8lmx"><cite id="k8lmx"></cite></i></del>
<strike id="k8lmx"><video id="k8lmx"></video></strike><strike id="k8lmx"><video id="k8lmx"></video></strike>
<span id="k8lmx"></span>
<th id="k8lmx"></th>
<span id="k8lmx"></span>

      1. <dl id="k8lmx"></dl>

          <dl id="k8lmx"><ins id="k8lmx"></ins></dl>
          <li id="k8lmx"><ins id="k8lmx"><strong id="k8lmx"></strong></ins></li>

            <li id="k8lmx"><ins id="k8lmx"><strong id="k8lmx"></strong></ins></li>
            首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缓存
            不停的道歉:“对不起,是我有眼无珠,是我有眼无珠。”
            “没事在商言商,不买你的布加迪威龙,的确应该被你看成是穷鬼”
            黑玫瑰这句话一出,销售商的腿都软了,他只不过是销售经理,不是老板,如果被老板知道他得罪了这样一个有钱的女人,他恐怕要被老板开除了。
            销售商不停鞠躬:“抱歉,是我?#36153;?#30475;?#35828;停?#36824;请原谅”
            他一?#26412;?#36524;到黑玫瑰不耐烦了:“滚开,?#20197;?#35845;你了,如果你再在我面前晃悠的话,我一定找你们老板的麻烦”
            销售商在听到这句之后,屁滚尿流的滚蛋了。
            而失神瘫坐在地上的杜子腾?#21482;?#37324;传出更大声的话:“不好了,股票跌停了”
            在国内股票跌停就是跌了10
            也就是说,自从这个女人开口说话后,在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内,他们杜家的财产蒸发了百分之十这百分是十可是将近一个亿啊
            一想到因为自己的原因,家里的财产蒸发百分之十,杜子腾就有种想死的感觉。
            他真很想死,就算他不想死,他的父母也绝对会让他知道什么是想死的感觉
            杜子腾怨恨的站起来,指着楚阳和黑玫瑰:“你们既然是有钱人干嘛装作普通人你们是故意玩我的是不是你们有钱就了不起你们有钱就能够肆意玩弄别人了你们有钱就能装作穷人,?#32531;?#25171;脸了万恶的有钱人,我恨你们我跟你们没完”
            黑玫瑰和楚阳都相对无语,黑玫瑰坐在旁边销售商连滚带爬搬来的椅子上闭上眼睛,很明显她现在已经懒得和杜子腾打嘴炮了,她只需要等杜子腾下跪道歉
            黑玫瑰平时不是这样的人,但是这几天被马蚤扰的火气有点大。
            黑玫瑰不说话,并不说明楚阳就不说话了。
            楚阳叹了口气:“杜子腾是吧我们什么时候跟你说我们不是有钱人了我们什么时候故意装作穷人了我们不过是看不上布加迪威龙而已,之后可都是你和王天来在找我们的麻烦,我们什么时候找你们的麻烦了如果不是你逼人太甚,我们会这么做”
            众人一想想,从?#36820;?#23614;的确都是杜子腾在逼人太甚,他?#29611;?#36825;样的结果,也是咎由自取
            但是杜子腾不是这么认为的,他就是认为黑玫瑰和楚阳故意装逼,?#32531;?#29408;狠的踩他
            杜子腾身边的女人更是放出话来:“别以为有钱就了不起,信不信我找海东青,让你?#21069;?#21534;进去的钱全都吐出来”
            楚阳笑了,看向杜子腾和他的女人,眼神就好像看逗比,楚阳问道:“你们平时是怎么指使海东青的”
            女人傲然:“当然是花钱了。”
            楚阳笑了:“你们都能指使海东青,你凭什么认为钱比你们公司还多的我们,指使不了海东青”
            杜子腾这个时候才?#25104;?#22823;变,他恨声的说道:“你们别逼人太甚,否则我们鱼死网破”
            杜子腾刚挂上的电话,就有人打了过来,杜子腾看打过来的电话,?#25104;?#33485;白,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电话里的咆哮声就算是没按免提,其他人也能听出来:“你这个孽?#28216;?#19981;管你得罪了谁立刻?#32784;?#35831;求原谅如果不能求得原谅,我们就当做没有你这个儿?#28216;?#20197;前是怎么告诉你的我以前告诉你,我们是白手起家的人,我们要懂得艰苦朴素我们不能忘本,不能欺行霸市不能因为有钱了,就变得目中无人”
            “人家不会无缘无故的找你的麻烦所以,现在立刻跪下?#32784;?#21407;谅不能取得原谅,你就别回来,我和你妈从此和你一?#35835;?#26029;就当没有生过你这个儿子反正你还有你弟弟你弟弟比你强?#35805;?#20493;我决定了,你以后?#30933;?#30340;零花钱不能超过十万,而且我偌大的家业,以后就交给你弟弟了,你别想碰一分。”
            杜子腾旁边的女人一听到杜子腾一年的零花钱才有十万后,仿佛杜子腾就像一坨大便,连忙的离开,一脸的厌恶。
            这个女?#35828;?#36825;个行为让周边的人诧异,而接下来的这个女?#35828;?#21160;作让周边的人更加的知道了这个女人是如何的不要脸。
            因为这个女人走到了楚阳的身边,娇滴滴的说道:“我做你小三好不好”
            女人声音有点急促:“小四小五也行,只要你每个月给我两三万块钱,你要我做什么都成。”
            楚阳上下扫视了这个女人一眼,这个女?#35828;?#30830;有要两三万的本钱,但是,楚阳对这样的女人敬谢?#24187;簦?#35201;这样的女人,还不如直接购买一个实体娃娃,至少实体娃娃没那么贵,而且?#20154;?#30340;身材更好,并且不会要这个要?#27465;觥?br /> 更何况,黑玫瑰就在旁边,如果楚阳表现出一丝兴趣的话,恐怕黑玫瑰就再也不搭理自己这个没有下限的男人。得不偿失啊
            因此,楚阳伸出一根手指对这个女人说道:“滚”
            杜子腾从地上爬起来,?#35805;?#25484;抽了出去:“滚滚你给我滚”
            杜子腾哭了,他以前都是用金钱来找女人,却没有想到,一旦没有了金钱,女人就会离他而去。
            一想到?#30933;?#21482;有十万零花钱,他就有一种自杀的冲动对他来说,十万块钱够做什么的包养一个小三都不够
            不过再一想,如果他被逐出了杜家的话,一年别说十万块钱了,一年他?#24187;?#38065;都会不有,不光如此,他还要像普通人一样,考虑怎么打工,怎么赚钱养活自己
            那样的日子,他就算是打死也绝对不想过。
            因此,他走到黑玫瑰的面前,哭着跪倒在地:“我错了,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嘲讽你们说你们有钱人都爱装逼我不该威胁你们。都是我的错,求你们放过我爸爸的公司吧,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你们要发泄,就发泄在我的身上”
            “求你们别再为难我家的公司了求你们了”
            杜子腾一边哭一边?#32784;罰?#30452;到泪水模糊了双眼。
            黑玫瑰摇头:“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我虽然不懂股市,但是我知道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你们家的股价打压到跌停,我肯定有损失,在弥补我损失之前,我是不会放过你们杜家的你就这么告诉你父亲”
            杜子腾瘫倒在地了,让杜家跌停还不够
            眼前的这个女人真狠
            太狠了
            实际上黑玫瑰还有些心软,如果她?#32531;?#30340;话,就会直接联系她的关系,?#20204;看?#30340;实力,直接在股市上把杜家碾压的破产
            黑玫瑰没有,她的要求很?#20572;?#37027;就是自己不受到损失。不过就这么低的要求,至少还要让杜家损失几千万
            杜万展损失这么多钱,最终肯定要发泄到杜子腾的身上,这是他得罪黑玫瑰的代价
            在这个展览区的事情,惊动了整个汽车博览城,卖保时捷的老板亲自出马,等黑玫瑰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后,一脸的恭敬:“这位小姐,不知道你想要什么保时捷只要你想要的,我就能给你弄来就算现在我没有,以后?#37096;?#23450;会?#23567;?br /> 黑玫瑰眼睛弯的像月牙:“我本来不想这么麻烦的,不过既然铁老板你这么说了,我如果不提点要求就是不?#30701;?#20030;了。限量版保时捷918你现在能够搞到么我以前开的就是这个车,有点感情了。”
            这个型号的保时捷价值也不便宜,价值一千多万,最贵的价?#21040;?#36817;一千五百万。
            铁老板皱眉了一下,?#32531;?#32943;定的说道:“没问题给我半个月的时间,只要半个月,我就可以弄到保时捷918”
            铁老板没有要押金,因为他相信可以随便打压一个上市公司的女人,绝对不会因为一辆保时捷而失言的。
            黑玫瑰好像也忘记了押金,径直走出了汽车博览城,对黑玫瑰来说,今天虽然不舒服,但是遇到一个打包票能给自己带来保时捷918的铁老板,完全就是意外之喜。
            至于趴在地上嚎啕大哭,并且看向黑玫瑰和楚阳怨恨无比的杜子腾,压根就没有任何人理会
            当黑玫瑰上车,从包里拿出了化?#36924;罰?#31616;简单单的化妆之后,她妖娆妩媚的素颜,变成了一张?#25104;?#26377;许多斑点的脸,整个人变得平凡无?#21462;?br /> 楚阳扫视了一下继续提意见:“你的身材太好了,你应该在穿着的方面再注意一下,这样的话,以后就没有多少男人会注意你了。”
            黑玫瑰点头:“是啊,我以前在家族里掌控生意,基本不出来,家族里的人都知道我的身份,没有谁敢这么对我,没想到出来后,才发现,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不是一个好东西”
            楚阳:?#21834;?br /> 黑玫瑰化妆过后问楚阳:“你要买什么样的车还有,你不是还有孙蓉蓉给你的一千万么那一千万你买了什么”
            女?#35828;?#22909;奇心重,漂亮女?#35828;?#22909;奇心更重,尤其是美女对他感兴趣后,好奇心会重上加重。
            楚阳经过三分之?#24187;?#21518;,决定说谎,让黑玫瑰知道诚?#20302;?#23043;的事情,已经算是让她知道的够多了,不能让她知道的再多了。
            人?#27597;?#32922;皮,他必须为自己留下足够的手段和后手,暂且?#33151;?#40657;玫瑰把自己当成一个只依靠诚?#20302;?#23043;的男人吧。
            因此楚阳说道:“你不知道啊,?#39029;?#20102;在家里有两百亩山地外,我在非洲还有一个钻石矿,那一千万就是前期投资”
            第六十六章疯狂赛车
            黑玫瑰不说话了,楚阳这句话明显就是谎言,他之所以说这样很明显的谎言,意思就是我不想骗你,但是我真的不想说。
            对黑玫瑰这样的人来说,逼迫他人说出来只会显得自己无能,而且她相信,她总有一天会让楚阳?#24616;?#30340;说出来,因此,接下来的?#28902;蹋?#22905;并没有说话,而是一路看风景尽管城市的风景她已经看得几乎厌烦了。
            半个小时过后,楚阳就把车停在了三龙洗车?#23567;?br /> 三龙洗车行,是整个临海最大的洗车行,光是分店就开了大概有三十多家。
            楚阳停车的地方就是其中的一个分店。
            黑玫瑰疑惑的问道:“就算你想买改装车,难道不应该去汽车修理厂或者买一辆新车找改装高手改装么”
            楚阳下车后,递给一个洗车工?#35805;?#22359;:“随便帮我洗洗,多余的算你小费。”
            洗车工工作后,楚阳才对黑玫瑰说道:“我在跟你借钱的时候,也是你那么想的,不过在去汽车博览城的路上,?#20197;?#27425;看到一个?#35828;?#26102;候,我就把那种想法给抛弃了。”
            “汽车修理厂或者改装高手改装的车,可能性价比不错,但是和我看到的?#27465;鋈说?#36710;比起来,根本狗屁都不是。”
            楚阳摆了摆手:“等我弄到车后,?#20197;?#36319;你仔细介绍。”
            楚阳四处看了看后,随即朝洗车行的边角处走去。
            洗车行最边角的地方,有一个?#24187;?#19971;,穿着普通工作服,但是?#25104;?#26377;两三个巨大疤痕的人在给汽车打泡沫。
            楚阳走到他旁边停了下来,点了一根香烟:“我需要一辆好车。”
            这个洗车工抬头看了楚阳一眼,低声说道:“你想要好车,应该到4s店或者去汽车博览城,这里是洗车店,只洗车,不卖车。”
            “我知道,我并不是要买这里的车,而是要买你的车。你开个价。”
            正在洗车的工人身体一僵,随后说道:“我就是一个洗车工,每个月才有不到两千块钱的工资,怎么可能会有车,你认错人了。”
            楚阳单手抓住这个洗车工抵在墙上,拳头如风,打在了他耳朵旁边的墙壁上,硬生生的把墙壁打出了一个窟窿。
            洗车工在看到这个窟窿的时候,瞳孔飞快的放大。
            而楚阳把洗车工放下,在拳头上吹了一口气,说道:“我只要你的车,不要你的命,也不会把你的行踪透露出去。我只要你的车,这是底线。”
            洗车工?#25104;?#27604;哭还难看,喘了几口粗气,?#25104;?#27515;灰:“我知道你认出了我,不过就算你认出了我,就算你通知那些让我害死的家属,也通知道通缉我的家族,我也不会把车给你的绝对不”
            “我既然知道你,并且认识你,自然知道你的车。”楚阳伸手拍了拍洗车工,蛮横无比从他身?#20384;?#19979;了一串钥匙,把一?#36276;?#25918;在他的口袋里:“密码是六个六,里面有?#35805;?#19975;,这?#35805;?#19975;就当我买你车的钱,我想这?#35805;?#19975;应该能够让你改装出一辆不错的车。”
            楚阳走的时候,手掌在洗车工的身上擦过,洗车工的整个身体都被冻僵了,嘴唇有些发紫。
            如果说在被抢的时候,他还有报复的想法,那么在楚阳露出这一手之后,他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因为楚阳这样的人,绝对可以像捏死蚂蚁一样的捏死他,甚至会让他还活着的家人从此不得安生。
            看到他那辆从表面上最多只?#31561;?#20116;万的车被楚阳开走后,他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黑玫瑰趴在这辆破车的窗口上,诧异的看着楚阳:“这就是你要买的改装?#30340;?#23601;为了这辆破车花费了?#35805;?#19975;”
            “你说的不错,这就是我要买的改装车,而且这辆车绝对值?#35805;?#19975;,甚至更多你先把阿雅的那辆?#31561;?#20154;开回去,我带你?#20992;?#39118;到时候我会给你说说其中的门道”
            黑玫瑰简单的几张钞票扔出去后,一个洗车工屁颠屁颠的过来把车开走。
            上了车后,黑玫瑰意外的发现,这辆车别看外表不怎么样的,但是里面却是异常的舒服,?#20154;?#20197;前的那辆保时捷也不遑多让,而且在这?#36947;?#38754;不光平稳,而且几乎听不到车的声音
            是真的几乎听不到
            黑玫瑰赞叹:“光是这里面的舒适感,这辆车的价值至少翻数倍,不过就算翻数倍,也不过只?#20992;?#19977;十万,根本不值?#35805;?#19975;”
            楚阳嘿嘿笑道:“先不说这些,你听说过地下杀人赛?#24471;礎?br /> “听说过,我有个?#29611;?#30340;手下就有地下杀人赛车的车手,具体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黑玫瑰生下来就是天之骄子,等长大后,更是商业天才,她平时的应酬多的忙不过来,对杀人赛车之类的事情,她最多是知道,却不会过多的去关注。
            黑玫瑰不了解地下杀人赛车的情况,楚阳丝毫不意外,如果黑玫瑰知道地下杀人赛车的话,他才会意外无?#21462;?br /> 楚阳接着介绍说道:“所谓的地下杀人赛车,就和地下黑拳拳赛一样,都是一些闲的蛋疼的有钱人组织的,他们内?#30446;?#34394;?#25293;?#20919;,他们已经厌倦了生活,他们认为已经享受过了所有,他们需要更大的刺、激,如果不是法律社会,如果不是国家禁枪,说不定他们会大肆的购买枪支,?#32531;?#29992;他们的聪明头脑,杀掉一个个人,做下一个个天大的案子。”
            “但是,现在是法律社会,而且他们也不想死,因此他们就在法律的?#27573;?#20869;,组建?#35828;?#19979;杀人赛车。”
            “地下杀人赛车的宗旨就是杀人,但是却不是明目张胆的杀人,而是制造各种意外的车祸,达到?#27604;说?#30446;的,而这些意外,哪怕是被放在放大镜下,也只会认为是意外,而不是故意杀人”
            “如果有人被发现是故意?#27604;说模?#37027;么,这些人也和有钱的公子哥们一点的关系都没?#23567;?#36710;手在进行地下杀人赛车比赛之前,就已经做好了一去不回的?#24613;福?#20182;们会自己替有钱的公子哥摆脱罪名。”
            “在地下杀人赛车比赛之中,活着的人,则会获得丰厚无比的奖金,而?#29611;?#31532;?#24187;?#30340;人,奖金更是达到了数十万甚至上百万”
            说道这里的时候,楚阳停顿了一下说道:“我之所以和你说这些,就是因为?#27465;?#27927;车工就是地下杀人赛车的?#20302;酢?br /> “?#27465;?#27927;车工叫吴雨,在一场地下杀人赛车的比赛之中,他身后的公子哥忍不住了亲自下场坐在副驾驶上,他打算好好的体验一下杀人赛车的趣味,但是那场地下杀人赛?#28404;?#38505;到了极点,吴雨自己都差点小命不保,?#27465;?#20844;子哥自然保不住小命了。”
            “后来公子哥身后的家族发了悬?#20572;?#20219;何人只要弄死吴雨,就会有一千万的赏金,提供吴雨的下落,?#19981;?#26377;两百到五百万不等的赏金。”
            黑玫瑰从楚阳的叙述只中,仿佛看到了一个?#35828;?#19968;生,一个让荷尔蒙?#20185;?#38543;时能够丧命的一生。
            楚阳有些嘲讽的说道:“如果不是救了孙蓉蓉,她给了我一千万,如果不是你愿意给我周家和文家的两成股份,如果是以前的我,说不定会心动亲自动手把吴雨送进地狱。”
            吴雨也是一个可怜的人,他之所以从事杀人赛车,就是需要钱,他需要大量的钱来治疗他重病的母亲。
            而现在他的母亲应该是死了,否则的话,他绝对不会在一个洗车行当一个卑微的洗车工。
            不过这并不能遮掩他害了数十人丧生的事实,尽管那些丧生的人也全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全都该死。
            黑玫瑰过了良久才嘘了一口气,认真的看了看?#30340;冢缓?#21452;眼放光的问道:“这就是吴雨的那辆赛车”
            楚阳点?#35828;?#22836;:“没错,这辆就是吴雨的杀人赛车,改装了十六次的杀人赛车这辆赛车就是吴雨最后的牵绊,这辆?#20498;?#25105;了之后,我想他应该能够开始新的生活了。”
            楚阳说的好像自己就是因为看不下去因为这辆车而舍不得过去的吴雨继续颓废下去,而不得不把这辆改装了十六次的杀人赛车用?#35805;?#19975;买过来?#35805;恪?br /> 黑玫瑰自然不是好糊弄的人,因此,她开口问道:“这辆车价值多少”
            楚阳耸了?#22987;紓骸?#36825;辆车当初有人开价,不低于五百万。”
            “你用?#35805;?#19975;买了他的车,简?#26412;?#26159;在抢劫”
            “你这就错了,我这是在公平买卖,根本就不是抢劫,而?#26885;?#38632;也根本?#32531;?#25105;抢劫不是么”楚阳下了定论:“他没有说我抢劫,那我就没有抢劫,而是公平交?#20303;!?br /> 的确是公平交易,楚阳用吴雨的命和?#35805;?#19975;买下了他的这辆车。
            “这辆车的速度一定会很快。”黑玫瑰一提到速度的时候,就有一股兴奋劲:“这辆车最快能够快到什么程?#21462;?br /> “0到96公里每小时加速只需要两点八秒不过这功能目前被锁死了。”
            楚阳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这辆车:“这辆车采用的是sscultiteaero汽车?#30528;蹋?#36825;种汽车在全世界绝对不会超过25辆。引擎是双?#26032;?#22686;压v8s引擎。吴雨当初测试过,这辆车的时速最高可以达到350公里每小时,比你的保时捷918还要快由于这辆车是杀人赛车,还配备了足够喷射几千次氮气的氮氧化物加速?#20302;常?#29702;论的速度无上限,非常的适合作死。”
            氮氧化物加速?#20302;?#23601;是传说中的氮气喷射,是一?#38047;?#31168;的作?#32769;低常看?#21943;射最好不要超过十秒,最长的时间最好不要超过一分钟,因为超过一分钟不光会损坏发动机,氮氧化物加速?#20302;?#20250;让你体会到什么是飞?#35805;?#30340;感觉,到时候你根本就没反应的时间,?#32531;?#20320;就会撞在障碍物上面,砰的一声变成一坨肉饼。
            当然,这并不是这辆改装十六次的杀人赛车全部
            这辆杀人赛车还有更多的内涵
            第六十七章我需要金砖
            “这辆车因为是杀人赛车,因此不会像你的保时捷918一样,在?#19981;?#30340;时候?#20302;?#24456;容易破碎而不伤及驾驶员。这辆车的车身坚固的超过你的想象,不论是车身还是车玻璃,都是防弹级别的”
            “这辆车配备三个气囊,当遇到猛烈的?#19981;鰨?#36825;三个气?#19968;?#22312;第一时间充气,牢牢的保护驾驶者”
            “最最重要的是,这辆车经过十六次改装,他的每一部分都是一件杀人工具”
            “在汽车?#30528;?#26377;自动翻转的盒子,盒子里面可以随时喷出类似海胆一样的铁蒺藜。汽车两侧可以展开锋利无比的电锯”
            “这辆汽车的轮胎是特制的哪怕是被彻底的?#27627;眩?#27773;车依旧会平稳的驾驶,并不会危机驾驶员的生命”
            楚阳停下嘴后,笑着说道:“这些数据都是我偶尔收集到的,据说这些功能?#23545;?#19981;是这辆车的全部,这辆车的功能?#23545;?#27604;想象的更多。”
            黑玫瑰听完之后,吞了一口唾沫:“这样的车,也只会在杀人赛车中才会有,你这辆车整个就是一个违禁物品,如果被人知道,不光会?#24187;?#25910;,你还会被?#34892;?#19977;五年你是出不来的。”
            “在临海,除了你我和吴雨之外,不会有再有人知道这辆车到底是什么。如果不是我遇到吴雨,哪怕这辆车在我面前,我也不会知道它就是吴雨的杀人赛车。”
            楚阳在方向盘的底部摸到一个凸起之后,简单的审视了一会后,整个人陷入了莫名的兴奋之中,随手打了个方向盘,说道:“坐好了,我要带你装逼带你飞”
            “哈哈哈”
            楚阳大笑过后,汽车在极短的时间内加速到五十公里每小时,?#36924;?#36710;出了市区,开进没有监控的山?#20998;?#21518;,发动机猛烈的轰鸣,就算是在?#36947;?#30340;黑玫瑰都能感受到那强劲的动力。
            ?#24052;?#30340;景象随着高速?#23490;埽?#24050;经开?#23490;?#26354;,在山路上飞舞的蚊虫根本来不及躲闪,就已经撞死在车上
            楚阳在山路里没开几分钟,就?#24613;?#25171;算返回,这里是没有封路的山路,还是有一些车辆经过的,很明显不适?#21916;?#35797;这辆车的最高时速。
            不过就算如此,这短短几分钟的测试让楚阳兴奋不已。
            一辆法拉利从后面追了?#20384;矗?#25671;下车窗后,从里面深处一?#24597;?#26174;浮夸的脸蛋,他吹了个口哨:“兄弟你的车很明显经过高手改装的,车很不错不知道今天晚上有没有兴趣一起飙车”
            看到楚阳没有理会他,他更是说道:“我现在就是在考察山路晚上我们会把这段山路封几个小时,不会有人打扰飙车的而且飙车不光可以赢数十上百万的钱,还可以把女?#35828;?#25104;赌注你如果看上了哪个美女,直接用你身边的女?#35828;?#25276;就是了如果你赢了,不光你的女人还是你的,你还可以?#29611;?#21035;的美女哦哈哈哈”
            “只要你?#38405;?#30340;车有自信,金钱、美女都是你的”略显浮夸的人最后说了一句:“如果今天晚上你想飙?#36947;?#21040;外围报?#39029;?#20005;冬的名字就行我看好你这辆车”
            说完这句话之后,法拉利飞快的加速,根本无视路上的车辆快速的前冲。
            楚阳看向法拉利,摇头?#38816;ⅲ?#20182;也想飙?#31561;?#36186;大钱,如果他有?#38469;酰?#21738;怕在山路上飙?#28404;?#38505;万分,哪怕那些公子哥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19981;?#21435;,因为在山路飙车,?#30475;?#30340;输赢都是数万甚至数十万,总共加起来的金额甚至会有数千万。最顶级的圈子里,甚至一场输赢都决定了数亿甚至一家大型公司的生死。
            ?#19978;?#30340;是,楚阳会开车,但是也只限于会这个阶段,这样的他,如果去飙车的话,最后可能的就是把车输了,把女人输了,把自己的底裤也输了,只能光溜溜狼狈无比的跑回来。
            因此,楚阳从来不飙车,他没有飙车的资本。
            楚阳开车回灵韵公寓的时候,美女房东的那辆车已经被送了回来,美女房东就坐在?#21534;?#37324;,喝着一杯咖?#21462;?br /> 厨娘湘云依旧在厨房里忙着做午?#20572;?#22905;看到楚阳和黑玫瑰后,兴奋的?#28216;?#20102;一下手中的锅铲:“你们回来了我今天去超市发现有神户小牛肉,虽然不太新鲜,但是很难得,等下我做一道你们都没吃过的菜”
            而美女房东抬头看了黑玫瑰一眼,点?#35828;?#22836;:“你早就应该这样出门了,如果你今天这样出门,绝对不会有这样那样的事情”
            黑玫瑰讨好的抱着美女房东的肩膀:“好阿雅,我以后出去以后尽量把自己弄的丑一些,这次辛苦你了。”
            “你一句辛苦了,我差点累死。”
            黑玫瑰问道:“收回本金了没有如果收回本金了,就放过杜万展吧。”
            美女房东拿起鼠标在电脑上点了几下,喝了一口咖啡说道:“现在不是我们放不放过的关系,因为你的资金兴风作浪,很多大的炒家都在做空杜万展的公司,就算我们现在撤出资金,那些炒家的力量,也足以把杜万展的公司给做空。”
            对于杜万展公司会不会被做空,黑玫瑰真的一点也不在意,这一切都是他儿子杜子腾惹的祸,儿子惹的祸,自然要由他老子承担。因此她无所谓的说道:“那随便你了,不过我的最低要求就是不能让我的资金受损。”
            美女房东点?#35828;?#22836;:“这次应该不会亏本,对了,你不是让我?#25165;?#21644;周铭见面么一开始他们是拒绝的,因为还有文家。但是因为楚阳,他们认为文家已经不行了,正在急于寻找新的合作伙伴,因此,他们说如果你有空的话,随时可以见见他们。”
            “他们透露的信息是,如果可以,他们这次想大力的融资,想制造出一个三国鼎立的局面。”美女房东不屑的说道:“他们总认为自己能把握住所有,认为就算是三国鼎立,他们?#19981;?#25226;持公司最大的股份,?#19981;?#25317;有最大的话语权。”
            黑玫瑰坐在了旁边点?#35828;?#22836;:“这样最好,等我从他们手里获得超过百分之二十以上的股份之后,再把文家的股份给弄到手,到时候公司绝大部分的股份都会在我的手里,我就是周铭公司的主?#20303;?#21040;时候还不是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敢保证,到时候他们绝对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拼命的融资来分担风险,我更敢保证,他们所联系的融资人,最后的股份都会落到我的手里”
            周铭打算融资就是一招败笔,而这招败笔将会让他们彻底的离开他们亲手发展起来的公司,甚至会在黑玫瑰的手段之下,变得一无所?#23567;?br /> “所有把女儿当做工具的父母,都应该承受同样的滋味,我要让他们尝到绝望是什么滋味,我要让他们跪下来求周蕊”
            周蕊的现在,就是黑玫瑰的未来,而且如果她不能挣脱出去的话,她的未来会被周蕊凄惨一万倍。
            她痛恨所有把女儿做工具的父母,更痛恨为了利益而抛弃亲情的父母,任何这样的父母被她知道了,都要受到她的报复。
            ?#21534;?#37324;短暂的沉寂过后,再次变得热闹起来,范妮?#35785;诉说?#20174;楼上跑下来,如同一阵风?#35805;?#30340;从楚阳面前跑过去,?#35835;?#21017;跟在范妮的身后。
            范妮从外卖小哥的手中接过外卖,直接放在了茶几上:“房东,这份是你的”
            之后她们打开?#20849;耍?#25512;向楚阳和黑玫瑰:“我们以为你们中午不回来了,所以没叫你们的外卖,你们先吃一点垫垫肚子,等下外卖小哥还会来”
            楚阳和黑玫瑰摇头:“不了,我们?#38901;?#20113;做的”
            范妮和?#35835;?#21152;上美女房东看向他们的目光全都是怜悯:“你们真的不用这样子,让你们吃,你们就吃。别客气。”
            黑玫瑰和楚阳真不是客气,他们两个干脆不在?#21534;?#24453;着了,在范妮、?#35835;?#21644;美女房东怜悯的目光中,他?#21069;严?#20113;的?#20849;?#22312;?#21534;?#37324;一扫而空。
            美女房东?#38816;ⅲ骸?#20182;们两个心有时候太软了,湘云做的?#20849;?#26126;明不能吃,不光硬着头皮吃了下去,还装作出一副幸福要死的样子,真的是太为难他们了。”
            范妮和?#35835;掌?#21047;刷的点头:“湘云做的?#20849;耍?#25105;看了之后,一点的食欲都没有,别人做的?#20849;?#26159;色香味俱全,湘云做的?#20849;?#26159;酸甜苦辣咸五味全都失衡,不光如此,就算是没做过?#20849;说?#25105;,做出来的东西也?#20154;?#20570;出来的好看?#35805;?#20493;别人做菜最多要钱,她做菜要命。”
            她们在同情别人,却压根不知道楚阳和黑玫瑰两个人,此刻正在同情他们,用她们同样的表情。
            楚阳?#38816;ⅲ骸?#22905;们真可怜,如果他们知道她们认为不能吃的?#20849;?#26159;多么美味的话,而且我们又不让她们吃,她们肯定后悔的要自杀。”
            黑玫瑰怜悯无比的看向?#21534;骸?#21710;,湘云一天如果能多做一点的话,我倒是不介意让她们吃上一些,但是湘云做的每道菜都要耗费巨大的精力,能够供应我们两个吃已经是极限了。因此,只有对不起她们了。”
            湘云看着楚阳和黑玫瑰两个人在猫哭耗子假慈悲,笑嘻嘻的说道:“还好?#29627;?#36824;好?#29627;?#25105;现在厨艺没达到我师父的水准,勉强还能多做一些,如果我达到我师父的水准,再做我师父那种水准的菜,只能供应一个人?#30149;!?br /> 楚阳和黑玫瑰都能理解湘云的意思,水准越高的?#25749;?#36153;越多的精力和时间,完全应该。
            吃过饭,楚阳一觉睡到了下午三点钟,起来之后,整个别墅除了把门?#27492;?#22312;房间里打游戏的范妮和?#35835;?#20043;外,就没有任?#25105;?#20010;人了。
            美女房东很明显和黑玫瑰去见周铭夫妇了。
            因此楚阳上车之后,毫无?#24605;?#30340;开向了金店,下车后,在别人异样的目光之中,直接走到金店店长面前,双手支撑着身体,俯身看向店长:“我需要金砖。”
            第六十八?#34385;?#21163;的贼子
            店长在听到楚阳需要金砖的时候,眼睛亮了:“你需要几块金砖”
            “你这里有几块”
            店长?#25104;?#30340;喜色更浓:“你要几块就有几块,就算我这里没有,我们公司?#37096;?#20197;在最短的速度内调集你需要的金砖。所以,不在于我们有多少,而在于你要多少。”
            楚阳竖起了一根手指:“我需要一千万块钱的?#24179;穡?#19981;过你们别?#27809;平?#39318;饰的价格来糊弄我,我只会给当天的国际?#24179;?#20215;格,如果你同意,就成交,不同意,我?#33151;?#25214;别家。”
            国内的金价和国际的?#24179;?#20215;格时时行情并不一样,国内的?#24179;?#39318;饰的价格更是包含了加工费,每?#35828;?#20215;格要多上几十块钱。
            如果按照首饰的价格来买金砖,无疑是一件很?#38053;?#30340;事情。
            而?#39029;?#38451;如果豁出去脸皮不要脸的话,他可以打电话去找宗正,他相信他绝对可以从宗正那里用比国际?#24179;?#20215;格还要低的价格购买?#24179;稹?br /> 他甚至可以用让宗正亏本的价格购买。
            不过那样消耗的就不是他本?#35828;?#20449;誉?#33151;?#21697;了,而是黑玫瑰的,因为宗正一?#26412;?#27809;有把楚阳当成同等的人物对待。
            这一点楚阳非常清楚。
            不过楚阳绝对不会让黑玫瑰的形象在别?#35828;男?#30446;中降低的,毕竟他如果泡上了黑玫瑰,黑玫瑰的钱以后就是她的钱,黑玫瑰的渠道就是他的渠道,没有人会做自毁长城的事情,他楚阳也不会。
            因此他只能到别的大型金店里购买?#24179;稹?br /> 而金店的店长在听到楚阳说要一千万之后,眼睛就亮了他们这个金店每天的营?#20992;?#20063;不过才几十万,而他们老板给他说过,如果一天的营?#20992;?#36229;过三百万,他就会有千分之一的奖金
            而楚阳要用一千万购买?#24179;?#20063;就说如果能够搞定楚阳的话,他将会有一万块钱的奖金
            这不是一个小数目,不过用国际的?#24179;?#20215;格来卖?#24179;穡?#36825;个他根本无法做主,因?#35828;?#38271;激动的搓了搓手:“先生,你请跟我到贵宾室来,你稍微休息一下,我很快就会和我们老板商量好的。”
            楚阳点?#35828;?#22836;:“可以,你可以跟你们的老板说,如果这次的生意可以完成的话,我以后需要的?#24179;?#20840;都可以从你们店铺里买。”
            楚阳在店长要打电话的时候,补了一句:“我需要的?#24179;?#25968;量巨大,或许以后还需要更多。”
            店长眼睛现在如同灯泡一样的亮,激动的搓了搓手:“你是说,你与有可能长期大量的需要?#24179;稹?br /> 楚阳点头:“是”
            楚阳当然长期大量的需要?#24179;?#20102;,如果他这次的试探出?#24179;?#26641;极限吸收能力和他猜测的一样,一个月可以吸收一千万块钱的?#24179;穡?#37027;?#27492;?#20197;后每个月都需要一千万块钱的?#24179;稹?br /> 以后说不定还会要更多。
            当然,他下次有没有钱购买,并不影响他这次先把牛皮给吹出去。
            金店的店长激动的点头,他走出去过了三五分钟之后,再次走了进来:“先生,你的要求我们老板同意了,不过我们店里暂时没有那么多金砖,需要从临海其他分店之中调取,因此需要一些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我们就可以完成这次交?#20303;?br /> “实际上只要重?#30475;?#21040;了我的要求,不管是金砖、金条和?#24179;?#39318;?#21361;?#25105;都无所谓。”
            金店店长用力的点头:“好的。”
            一个小时后,两个保险箱放在了楚阳的面前,金店的店长示意:“先生,还请你看看,如果你没有异议的话,我们这次交易就完成了。”
            金店店长一块块金砖检验给楚阳看,等检验完成后,楚阳点?#35828;?#22836;,随后他刚到手没多久的一千万就变成了别?#35828;摹?br /> 金店的店长在资金到账后松了一口气,满脸的?#26029;玻骸?#20808;生,如果你以后想要?#24179;穡?#38543;时随地都可以来找我”
            “好”
            一千万的金砖和金条,在楚阳上车后的几个呼吸时间内,被倒进了?#24179;?#26641;的空间。
            然而让楚阳万分失望的是,这一千万的?#24179;穡?#22823;概只有十分之一被?#24179;?#26641;吸进根部。
            也就是说,?#24179;?#26641;以后或许每个月需要一千万块钱的?#24179;穡?#20294;是现在正在生长的?#24179;?#26641;,每个月最多只需要?#35805;?#19975;块钱的?#24179;稹?br /> 这?#27465;?#31967;糕的不能再糟糕的消息,因为这就说明,楚阳?#29611;?#30340;东西最多就和诚?#20302;?#23043;、寒冰真气残篇一个档次,想要获得完整的寒冰真气压制自己体内的千机毒压根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光如此,想要急速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好让自己尽快完成任务也仿佛成为了奢望。
            “不管如何,我都要尽快的完成任务。”
            楚阳双手捶打在方向盘上,他现在就有一种立刻使用?#20197;?#22823;转盘的想法,他不要求?#20197;?#26080;穷大,他只要求天上掉下来一颗解?#38236;ぃ?#35753;他就算玩不成任务,也不要享受千机毒半年一次发作时候的痛苦。
            不过一想想接下来要倒霉一个星期,楚阳就把这种想法抛到脑后尼玛的伤不起啊。
            在楚阳离开金店的时候,发现有一辆车跟着他一起离开了,楚阳一开始没当一回事,但是在过了两条街后,那辆车依然跟着他的时候,楚阳就知道自己虽然提着箱子,并没有直接显露?#24179;穡?#19981;过依然还是被盯上了。
            在后面的那辆车中,有三个人,其中一个精壮无比,但是满脸憨厚,一看就像是一个憨子。另外两个人,一个干瘦无比,胳膊上有一条长长的刀疤,另外一个脸有些长,和驴脸一样。
            开车的是脸和驴脸一样的人,他的鼻子上流着鼻涕,一抽一抽的,他指着楚阳的?#36842;?#33011;膊上有条刀疤的人说道:“刀老大,那小子好像有所警觉”
            干瘦的刀老大嘴一咧:“他就算警觉有又什?#20174;?#23601;算我们这次不能直接抢劫了,我们只要盯着他,只要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把他绑架了,还怕要不到?#24179;稹?br /> 憨憨的壮?#22909;?#20102;摸脑袋:“刀老大,你怎么确定那两个箱子里面是?#24179;?#30340;”
            刀老大恨铁不成钢:“我平时教你的都被狗吃了?#20197;?#36319;你说说,这?#25105;亲?#20102;”
            刀老大抽了一口香烟说道:“?#35805;?#20154;购买金饰的时候,基本拿的都是小盒子,拿在手里轻巧无比,这种盒子里面就算有东西,也绝对不会太值钱,最多值个几千,这点钱根本不值得我们冒险。”
            “买金砖或者金条的人,他们拿着多少有点分量,拿着盒子或者提着包的,他们多少会有下意识用力或者下意识的?#36771;?#21035;人抢夺。这类人他们有钱,但是也不会太多,就算是抢劫他们,最多也就抢?#20556;?#20540;十几二十几万的?#24179;稹?#36825;十几二十几万虽然多,但是也绝对不值得我们下手,我们没必要因为十几二十几万被全国通缉是不是”
            刀老大的双眼开始放光:“真正的有钱人就像刚才的?#27465;?#24180;轻人刚才?#27465;?#24180;轻人可是被请进金店的贵宾室,反是能够进入那里的,无不是身家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刚才?#39029;?#30528;?#27465;?#24180;轻人进入贵宾室的时候,我趴在了他汽车的下面我看到了发动机的型号居然不是我认识的型号。因此?br />
            青海快三 pk10牛牛真的假的 中国福利彩票开奖公告 贵州福彩生肖时时彩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带坐标准版 3d走势图带连线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提前 北京福彩双色球 HOME-好彩1预测广东 11选5奖金查对表 潮汕赌经彩图2018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前三直 极速赛车的开奖规律 天津时时彩五星60漏洞 新加坡快乐8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机选号码